您的足迹:首页 > 万博电竞登录网页下载 >活身纸人

活身纸人

  楔子

  午夜,偌大的校园空旷阴冷,法国梧桐的叶子在风中相互摩擦发出巨大的声响,黑暗如一个鬼魂蛰伏在天空企图吞噬整个校园。

  “我们来玩个游戏吧!”一个女孩摇摇晃晃的,把手搭在另一个穿红衣的女孩身上。

  红衣女孩有些不耐烦,嘴里呵斥道:“告诉你少喝点,现在又回来晚了,大半夜的还玩游戏。”

  女孩不理她,继续说着:“如果学校里的所有人都消失了,你觉得他们会去哪里?”

  红农女生有些不屑,加快了脚步,今晚的校园为什么这么阴冷,她不禁打了个寒噤:“你少开玩笑了。”

  醉酒的女孩仍然是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:“那你倒是猜猜啊!”

  “地狱。”突然一个莫名女人的声音响起,沙哑中带着刺刀般割划着脑电波,两个女孩顿时脸色惨白,面面相觑。

  “鬼啊……”两个女孩尖叫着,迅速向女生寝室跑去,黑暗的树林中传出瘆人的歌声,像是老唱片里发出的死亡讯号,整个校园回荡着诡谲的声音:你们都将消失去地狱,我会一直在你们左右……

  大雨.*

  雷小雨是415寝室公认的小神婆,总是说自己在半夜里可以看见鬼和听到各种声音。一提到她,李华就一副怕怕的样子,她对上铺的张小颖埋怨道:“下次谁爱和小雨出去谁去,我可再也不敢了。”

  张小颖拿起一本杂志,一脸的坏笑:“都和你说过,小雨这个神婆总是有的没的吓我们。”

  “对对,这个小丫头,我们得找她好好谈谈。”正在煲电话粥的陈珊放下电话,笑道,“要不大学还没毕业就被吓死了。”

  “找我干什么?”小雨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门口,全身湿漉漉得成了落汤鸡,“我就知道你们不相信我。”

  “小祖宗,我们相信死你了,好不好。”李华说着,朝张小颖摆了个无可奈何的姿态,寝室顿时充满了欢笑声。

  “笑笑笑……”小雨像是受了刺激般把高跟鞋扔到地上,大喊道,“明晚就是盂兰鬼节,你们想不想亲眼见见鬼的样子?”

  陈珊意识到小雨的脸色铁青,看来是真生气了,便一副和事佬打圆场的样子:“鬼那东西,还是少谈的好,我们其实都信。”

  “不行,雷小雨你必须带我们去见鬼。”张小颖打断陈珊的对话,抓住雷小雨,装成犹如中邪般地发着抖,逗得李华和陈珊大笑。

  雷小雨不动声色地拿手巾擦着头上的雨水,半晌才幽幽地答应道:“我会让你们见到鬼的。”

  “怎么才能见到,不会是那些骗人的传说吧?”陈珊摆了摆手表示自己对这些并不感冒。

  “终极见鬼方法──*!”雷小雨不管三人惊讶的表情,自顾自地说道,“黄泉路有家‘阴阳店’,那里专卖一种‘活身纸人’,你们按照自己的相貌身高做一个纸人,然后用自己的血滴在纸人的印堂,在明晚午夜于校园后面的乱石岗点燃,纸人就会指引你们见到鬼。”

  几个女生越听越玄,李华胆子最小,尖叫道:“雷小雨,你说真的还是假的?我可不玩了。”

  “你必须得玩,我告诉你,是姐妹就一起,要不以后我们谁也不认识谁。”张小颖一副恨不得杀死李华的样子,瞪着她。

  李华倏地打了一个寒噤,小声地说道:“那我参加还不行吗?”

  陈珊也凑热闹地挽起了张小颖的手,说道:“我也参加,谁叫我们是一起的呢!”

  “记住,明天晚上千万不能佩戴任何的灵物,否则会遭到诅咒的。”雷小雨阴阴地嘱托着,又看向一旁的张小颖问道,“小颖,在我印象里,你一直是最沉默的一个,为什么这么想看见鬼?”

  “总有一天你会知道的。”张小颖的脸色突然惨白,几个女生面面相觑,寝室里顿时怪怪的,窗外的大雨不断击打着窗子,发出诡异的声响,逼仄的屋子里越显低沉了。

  黄泉路.纸人

  第二天,天空仍旧飘着雨,但是张小颖、李华和陈珊早已经向黄泉路走去。由于小雨今天临时有事,几个人只好拿着小雨画的路线图不停地找啊找,直到天色渐渐暗了下来,几个人才鬼使神差地走到老街市的深处,杂乱的房屋和矮墙分割出一块又一块的小小空间。她们在一个死胡同的尽头停住了。

  阴阳店是一家小店,小得不能再小了,十分简陋的店面,老松木板子钉在门周围,正上方是一块较完整的,树皮没有刨去,招牌上没有一个字,只是深深地用油漆刷了一片红,入口挂了一道厚厚的黑色幔子挡住路人的目光。

  “我怎么感觉这么恐怖,不会是家黑店吧?”李华跟在陈珊和张小颖的身后,瑟瑟发抖。

  陈珊感到背后一阵阴凉:“这家店好像真的很古怪。”

  张小颖不理会她俩,抬腿便走进了屋子,回头向两个女孩埋怨道:“真是没出息。”

  映入眼帘的是五颜六色的纸花,和黄色的冥币。在屋子的一角,坐着一个穿黑衣的女人,看上去并不老,却一直用黑色的面纱遮着脸:“欢迎光临,这里是阴阳店。”甜甜的声音,略带着些许沙哑,把她们从诧异中拉了回来。

  “我们想要买‘活身纸人’,现在可以做出来吗?”张小颖走上前去,问道,声音里充满期待。

  “可以,不过你们得先……”女人拿出几张黄色的纸,放在屋子中间的桌子上,“把你们的生辰八字给我,然后对着每张纸条吹一口气,就可以了。”

  陈珊和李华本来还犹豫着,谁知张小颖笑笑,拿起笔就开始写道:庚午年七月十五。李华凑过来,惊讶道:“原来今天是你的生日。”

  张小颖没有说话,把笔塞到了她的手里,催促道:“快点写完,好回去。”

  李华提笔颤抖地写道:庚午年四月初四。接着就是陈珊。写完之后,几个人同时向黄纸上吹了一口气,那黄纸便像有了生命般开始动起来。李华拉着陈珊的衣角,疑神疑鬼地说道:“我的头好晕,好像就要晕过去了。”

  陈珊点了点头,在张小颖的脸上也看到了同样的答案,她们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,这太奇怪了。

  “可以了,我的纸人稍后会送到你们学校的。”女人说着,把桌子上还在动的黄纸放在了八面佛的下面。陈珊看着那个佛像总觉得有些许古怪,却说不出来,走出店铺的时候,天已经黑了下来,雨却仍旧在淅淅沥沥地下着,整个天空蠕动着阴霾好像要凝固在一起,没有一点鲜活的迹象。

  游戏.死法

  七月十五,还有半个时辰就要到午夜十二点了,四个女孩的心不由都咯噔一下。

  站在学校后面废弃的乱石岗,李华仍旧一副头晕目眩的样子,那家阴阳店的屋子太可怕了,屋子里的灯有种让人窒息的感觉,纯黑的光照下来却仍旧透着光亮。

  “我要开始了啊!”雷小雨拿起一旁的红色纸人,那是张小颖的纸人,雷小雨对着点燃的火堆,念道,“信女张小颖,生于庚午年七月十五,死于*。”

  纸人被扔进了火堆,张小颖猛地颤抖了一下,好像整个人离魂般,呆滞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。

  “李华,生于庚午年四月初四,死于高楼死吊。”雷小雨说着抓起旁边白色的纸人,扔进了雄雄的烈火里,听到“高楼死吊”这个词时,李华的心里咯噔一下,好像被人狠狠拽了一下,尖叫道:“小雨,这种死法太惨了吧?”

  雷小雨像没听见般拿起最后一个黄色纸人,扔进了火堆大喊道:“陈珊,生于庚午年三月初八,死于水溺。”

  就在雷小雨阴阴的声音停止的一刹那,火突然灭了,三个女孩都同时长大了嘴,仿佛能塞进一个巨大的苹果,她们都看见了——原本空旷的场地,瞬间有许多人在行走,仿佛是一个热闹的街道。有穿着破衣服眼睛还连着血管悬在脸上的老人,还有只剩一半身子长发如同水草般枯萎的女人,脸上腐烂的不断流出血的红衣小女孩,他们都在向这个方向飘来。

  “啊──”陈珊闭着眼睛向后面跑去,“我不玩了,谁爱玩谁玩。”

  张小颖和李华也向后面跑去,雷小雨发现了事情的不妙,刚想上去阻拦,却发现一个男人挡住了女孩们的去路。

  “你们敢在鬼节玩这个,真是不想活了。”男人矮矮的个子,五十来岁的样子,说起话来粗声粗气有种阴冷的气息,“赶快离开这里,以后不要再来了。”

  “你是谁?”雷小雨诧异地问道,按理说她们的这次游戏是不会有外人知道的。

  “我是这里的管理员吴明。”吴明说着转身向一间类似仓库的小阁楼走去,边走边警告着,“也不知道你们能不能逃脱掉,来这里玩游戏的孩子有很多,结果都离奇地死了。”

  吴明的声音,诡谲地回荡在几个女孩的耳边。张小颖突然抓住雷小雨的手,一脸慌张的样子:“小雨,他说的是真的吗?快救救我们!”

  “对啊!是你出的主意,你要负责。”李华和陈珊你一言我一语,显然真的怕了。

  “我也想取消啊!”雷小雨小声地回应着,“可是游戏还没有结束。”

  “什么?”陈珊大喊着,声音歇斯底里,“你不要再玩了。”

  当……当……钟声响了12下,月光下的雷小雨笑了:“时间到,游戏结束,你们都死了。”

  消失.塔罗

  清晨的雾气,显得有些浓重,死死地遮盖住整个天空。

  “小雨,你醒醒。”雷小雨是被陈珊摇醒的,她看上去慌张又不安。

  “怎么了,这大清早的。”雷小雨打了个哈欠,想到昨天幸好急中生智在12点的时候,宣布大家都集体是死人,要不绝对骗不了鬼。

  “张小颖,不见了。”陈珊颤抖着,用手指指着张小颖的床,“你看她的床上,是什么?”

  李华被两个人弄醒,揉着惺忪的睡眼,有些不耐烦:“别大惊小怪的,可能早就去教室晨读了。”

  张小颖的床上摆着六张塔罗牌,顺次地摆成了一个人型,死神正位、塔正位、恶魔正位、力量逆位、命运之轮逆位、倒吊者逆位,分别组成了人型的头、双手、上身与双腿。

  “死亡,毁灭……”小雨默念着,脸色瞬间白了下来,“她最好不要出什么意外,这真是太可怕了。”

  李华离得远远的,小声问道:“小雨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昨天的事情不是已经结束了吗?”陈珊也是一脸专注地看着她,想要找到答案。

  “这六张牌每一个牌位对小颖来说都是致命的,昨天晚上我们明明都在一起的,如果和冥界产生了某种联通导致了她消失,那就糟糕了。”雷小雨说着开始收拾书包,满脸的慌张,“快去教室,看看小颖在不在!”

  上课的时候,小雨注意到张小颖根本就没有来过,她瞟了一眼同样不安的李华和陈珊,示意她们别着急,但自己的心早已经提到了嗓子眼。

  英语老师还是一如既往地点着名字:“雷小雨,陈珊,苏青。”就在她不动声色地念出“苏青”两个字时,所有人都呆住了,然后都像中了邪般向教室外跑去,这名字对于她们来说实在是太可怕了。

  只有小雨仍旧坐在座位上,平静地对发呆的英语老师说道:“班里从来都没有苏青这个人,那位子是张小颖的。”

  英语老师没有说话,或许他也听过那个怪谈吧。

  “小雨,我有件事想和你说。”放学后,陈珊拽着她的衣角,像个犯了错的小孩,“我昨天带了这个。”

  在陈珊手里的是一个小的八面佛,很明显是开过光的。小雨接过八面佛,脸上写满了惊讶:“你竟然带了灵物,我说张小颖怎么……”

  “我并没有带这个东西,我也不知道它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口袋里。”陈珊快要吓哭了,大白天的就出现了一连串怪事,真是不敢想象,“我们该怎么办?”

  “你们还记得苏青吗?”李华插嘴道,“今天英语老师,突然就念到她的名字,这不是巧合吧?”

  雷小雨手心里流满了冷汗,她当然也听过这个鬼魅般的名字。

  C大的论坛上曾经说过苏青的故事,但是大多都是杜撰的怪谈。传说从前学校美术系有一个疯狂的学生,他做了一个大胆的尝试,用人血画了一个美丽的女人,他疯狂地杀人然后把人血变成染料,他每天晚上都和画上的女人聊天,到第九十九天的时候,画上的女人走了下来,从此学校很多人都开始失踪,直到最近的十年才安稳下来,到底是真是假早已经不得而知。

  “在日本百鬼里有一种说法,相传一件物品被主人使用到99次就会成为精灵,若遭到抛弃便会产生怨念。这种精灵化作的妖怪一般被称为付丧神。”陈珊说着,问道,“那小颖的消失和她有关?”

  几个人正说着,就听到楼下有人大喊学校后院着火了,顺着窗子看下去,滚滚的黑烟弥漫在后院的上空,像是一个青面獠牙的鬼魂。

  “好像是一个女孩*了。”

  “好像是我们学校的高材生。”几个男生边说边向出事地点跑去。

  “希望不是小颖。”三个女孩祈祷着,不禁加快了脚步。

  尸体早已经被烧焦了,但是警察整理尸体的时候,在一旁看到了一个粉红色的手机,雷小雨拿起电话打了过去,刺耳的铃声响起,吓得那个警察差点跌倒在地。

  “这个是我的室友。”雷小雨拿出电话,对警察说。

  警察对三个女孩录过口供后便离开了。

  “张小颖,生于庚午年七月十五,死于*。”李华鬼般地默念道。

  “小雨,都怪你,难道我们都要死吗?那我会死在水里?!”陈珊有些害怕,她看着李华呆愣愣地笑了,继续说道,“你会从高楼上跳下来然后吊死在楼中间,连肠子都被勒出来。”

  “这也太可怕了,小雨,你要救救我们!”李华大喊着,声音有些发毛。

  “我会救你们的,其实这并不是我的意愿,当初因为你们不相信我,为了让你们能见到鬼,我就去了黄泉路。”雷小雨吐了口吐沫,继续说道,“那家阴阳店店主教我这么做可以见到鬼,所以我就……”

  “那现在怎么办?”陈珊咬了咬牙,埋怨道,“就等死吗?”

  忽然草丛里有个矮矮的人影,一闪而过,小雨大喊道,“谁?”等到他们追上去时,那人早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。

  诡话.发帖人

  偏偏又赶上学校停电,夜晚的寝室里点满了白色的蜡烛,三个女孩围在桌子旁,都是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,谁都不敢上床睡觉。

  “我上网查了‘苏青’的资料,但是很多说法都很幼稚。”小雨打开笔记本电脑,指着那些信息说道,“你们看看这几条。”

  两个人凑过来,网上的帖子映入眼帘:苏青和那个美术系的学生生了一个女孩,但是孩子生下来的的时候,他才发现那个女孩是个纸人,那个学生吓坏了,可是孩子不仅会哭,还会说话,那个学生就继续用人的血来喂女孩,所以每年都会死去几个学生。

  “你再看看这个发帖人的名字。”雷小雨指着,“已死之人。”

  “还有这个,又是另一个故事。”陈珊焦急地说道,她的手异常冰凉,“美术系的学生一气之下把生下来的孩子烧死了,引起了苏青的愤恨,所以她先把学生杀死,又开始不断地杀人,她相信只要用足够多的人的血,就可以画出一个美好幸福的家庭。发帖人是──永生之人。”

  “你看这儿,还有一个更悬的。”李华把鼠标按到最后,应该是前不久才更新过的,“每年苏青都会找几个人来更新她和画家的故事,然后不满意的就会成为她的染料,话说看到上个人更新的人就是……就是下一个死者……”李华突然停了下来,额头上涔满了冷汗。三个人注意到最后一个发帖人,三个流血的大字几乎就要跳出电脑——张小颖。

  三个女孩大声尖叫起来,窗外的风猛地吹开了窗子,风势凛冽,所有的蜡烛瞬间都熄灭了,深夜里似乎有人在唱歌:“你们都将消失去地狱,我会一直在你们左右……”

  颠覆.死亡延续

  整个晚上,三个女孩紧紧地抱在一起,直到天光大亮。当雷小雨揉着惺忪的睡眼醒过来时,发现李华已经不见了。她赶快摇醒了陈珊,问道:“李华去哪里了?”

  看着陈珊一副不知情的表情,两人都下意识地低下头,看了一眼自己旁边,在他们的脚下竟然躺着一个白色的纸人,没错,那个纸人正是李华的“活身纸人”,不是已经焚烧掉了吗?与此同时,从楼下传来了许多人撕心裂肺的尖叫,小雨和陈珊这才意识到楼下早已经围满了人。李华死了,整个人脖子上系着粗大的绳子,从女生宿舍的顶楼直接吊了下去,整个人正悬在楼的中央。

  “小雨,怎么办?我不想死……”陈珊拽住雷小雨,一副怕怕的样子,她快崩溃了,“很快就会轮到我了!”

  雷小雨抱住她,温柔地安慰道:“我会救你的,决不让你死,都怪我当时太任性了,今天晚上和我去找一个人吧!”

  雷小雨要陈珊和她去找的那个人,正是游戏那天遇到的矮个子管理员吴明。

  “你们怎么又来了?jaytrucker.com|wanbo|DtNTy6013Z|utf-8|webmanager|假|C:\Users\Administrator\Desktop\wengzhang|*.txt|utf-8|10|假|0.1|0.3|假|真”吴明有些无奈,简陋的小阁楼里堆满了垃圾,阴冷而潮湿,但却充斥着血腥味,很浓很浓。

  “你能不能阻止苏青停下来杀人?”雷小雨开门见山地问道,“她到底在哪里?”

  吴明的身子猛地一颤,手中的斧子在灯光下好像要留下血来:“我不认识她,我不认识她……”

  “不……你认识。”小雨接着说道,“张小颖和李华的死一定和你有关,因为我那天看到的人影就是你,只有你才可以在学校后院放火,又不被发现。”

  “你的确很聪明。”吴明笑了笑,冷冷的,“但是张小颖并不是我杀的。”

  “小雨,是……我……”站在后面的陈珊歇斯底里地喊道。她看着满脸惊讶的小雨说道,“小雨,我现在都承认,其实张小颖是我杀死的,我恨她抢走了我校花的身份,我恨她一来就取得了老师的欢心和同学的喜爱,而我却开始被大家冷落。所以因为这个游戏,我顺理成章又做了那个塔罗,早早地引张小颖出来,趁机打晕了她,在她身上涂了白磷,我知道吴明每天会焚烧垃圾就用垃圾覆盖了她,没想到成功了,可是直到李华的死,我才知道事情闹大了。”

  “不对,张小颖根本就没有死。”听完陈珊的叙述,雷小雨平静地说,“那天我们追草丛里的人时,我在那里发现了小颖的耳钉,所以她应该被吴明带到了这里,而被火烧死的不过是一个替身。”

  “你很聪明。”吴明满是皱纹的脸上,凹显出深陷的条纹。

  “你为什么要带走她?”陈珊问道。

  “她还没到该死的时候。”男人冷冷地答道,“你们已经走不了了,很快我就能让苏青复活了。”

  “你是……”雷小雨注视着矮个子男人,尖叫道,“那个美术系的学生。”

  “雷小雨,你是最适合做染料的人,因为你可以通灵,流的是阴阳界的血。”

  “不……我不会让你伤害不该死的人!”雷小雨抱着战栗不止的陈珊,坚定地喊道,“没人可以。”

  “那就开始吧!”男人说着,门和窗子全部被关闭,整间屋子像是一个坟墓,而雷小雨和陈珊正如死尸般企图爬出去,怕被活埋。1726daniel.com|wanbo|DtNTy6013Z|utf-8|webmanager|假|C:\Users\Administrator\Desktop\wengzhang|*.txt|utf-8|10|假|0.1|0.3|假|真

  惊魂.灰飞烟灭

  陈珊的身体开始慢慢地膨胀,传出水流的声响,嘴里、耳朵、鼻子和眼睛里不断流出水,身体越来越圆,她哭着大喊道:“小雨,怎么办?救救我!”那声音饱含着巨大的痛苦,夹杂着溺水时痛苦的挣扎。

  “你不要怕,闭上眼睛,只要相信自己就会没事的。”

  可是陈珊的哭声却越来越大,她抓着霍小雨,喊道:“快,拿斧子砍死我吧。我真的难受死了……”

  雷小雨蜷缩在一旁,她大骂着却没有人应答,直到身边的陈珊整个人被胀破,犹如破碎的气球般四分五裂,血溅了雷小雨满脸,她闭上眼睛痛苦地留下了眼泪。

  “我终于找到你了。”还是熟悉的女声,就是阴阳店里的那个教她怎么见鬼的女人的声音,“你的血是阴阳界的血,你可以让我变成真正的人,找了这么久,终于找到了。”

  “你怎么能让她们死?”小雨诧异地问道,“每个人的命都在自己的手里,自己不想交出来,你根本就不能拿走。”

  女人诡异地笑了:“我叫她们把生辰八字写在了用骨灰做成的纸上,又借了她们一口人气,其实她们早在游戏的那天,就已经死了。”

  “我是不会轻易死的。”小雨倔强地喊道,“有什么幻境就拿出来吧!”

  正喊着,屋子好像开始扭曲起来,吴明拿着斧子正在向自己砍来:“乖乖地认命吧。”吴明满脸是血,狠狠地砍过来。

  小雨的眼前越来越昏暗,她躲闪着斧子,大喊道:“不……我绝对不会死的!”她点燃手中的打火机,那是她特意带来的,她把打火机扔向吴明,他竟然如纸人般燃烧了起来,小雨暗自庆幸,再回头时,苏青也已渐渐地燃烧,熊熊烈火里传来他们的大叫声,雷小雨终于明白了,没有一个版本是正确的,正确的是吴明和苏青都是纸人。

  “一切都结束了。”雷小雨倒吸了口凉气。

  阁楼上传来巨大的声响,模糊地叫着:“小雨,救命……”那是张小颖的声音,雷小雨慢慢爬上了阁楼,真好,还有一个人是活着的。

  尾声

  “小雨,你终于来了。”张小颖抱住雷小雨哭得一塌糊涂,“见到你真好。”

  “你……”雷小雨觉得身后一凉,有血液流出来,还没等回过神来,张小颖手中的匕首早已经刺进了她的心脏。

  “其实我才是真正的苏青,刚才的那些不过是我造出来的纸人,还有第二个帖子,你还记得那个发帖人吗?永生的人,就是我。”张小颖站起身来,抱起奄奄一息的雷小雨,“现在可以用你的血来拯救我的幸福家庭了。”

  从张小颖的嘴里,又唱起了那首阴冷的歌:“你们终将消失去地狱,而我会一直在你们左右……”

(责任编辑:admin)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