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足迹:首页 > 万博电竞登录网页 >第89章 土财主的形象

第89章 土财主的形象

这时候雷萧克的手机响了,他马上接听,“唔……什么!又闹了?好了好了,我马上回去看看……”

扣断手机,雷萧克一脸凝重地说,“逸轩啊,哥要走了,家里出事了。”

刘逸轩太了解雷萧克了,这家伙花花肠子素来多,刘逸轩鼻子里哼了两声,“是吗?萧克,你总是在关键时候有事情。”

雷萧克暗暗笑两下,说,“我家小姨和她老公又打架了,你也知道的,不就是花旗银行那个家伙吗?这次打得太激烈了,两个人都挂了彩了,去局子里蹲着了,我作为他们的外甥,怎么着也该去看看……这个这个这个默天啊,那就拜托给你了。默天一直都很理智,有主意,逸轩啊,我看啊,你也别劝默天了,就由着他喝吧,他够了,自然就说走了。”

雷萧克轻松地说着,站起来,提着外套就走。

气得刘逸轩在他后面骂,“雷萧克!我太鄙视你了!你最最擅长的就是拍拍屁股走人!”

“嘿嘿,小弟,明天哥哥请你喝花酒。”

雷萧克还哄着刘逸轩,“如果你不喜欢女人,那我就给你找几个绝美的男人伺候你。”

刘逸轩给气笑了,“妈的!我要男人干什么!滚吧,滚吧,你快点滚吧!明天我再找你的事!”

雷萧克困坏了,摆了摆手,就先走了。

刘逸轩看了看陈默天独自喝酒发呆的样子,实在是于心不忍,走过去,拍了下陈默天的肩膀,说,“默天啊,咱不喝了行不行?这里多没意思啊,咱回家休息去,好不?”

陈默天也不说话,伸手将刘逸轩的手拿下去,甩开,冷冷地说,“要走你走。”

依旧是冷酷至极,依旧是惜字如金。刘逸轩撇撇嘴,不敢再吱声了。

得,听这位这说话的语气,脑子清醒着呢,根本就没有醉。唉,陈默天那是常人吗?陈默天那是谁?他喝酒什么时候喝醉过?

刘逸轩捏了几个花生豆放在嘴巴里,无聊地嚼着,说,“我出去吸根烟。”

其实屋里也可以吸,刘逸轩就是想要出去给莫浅浅再打个电话。

“靠靠滴,老子不信了,弄不过默天,还弄不过你莫浅浅?今天我还就跟你杠上了!”

刘逸轩骂骂咧咧的,又给莫浅浅拨过去了电话。

没一会儿,莫浅浅接通了。莫浅浅正走在街上,吹着晚风,倒也有几分惬意,如果她身上没有一千万的债务,她那将会是多么幸福的一个美少女啊!

“喂?刘副总?你怎么还来电话啊?”

莫浅浅叹了一口气。陈默天身边的人,都是一个德行,不达目的不罢休!刘阴人的电话怎么不断了?气死她了!

刘逸轩一听到莫浅浅拿轻描淡写的语气,他就气得要疯掉了,“莫浅浅,你走到哪里了?你不要告诉我,你还没有出家门,或者你还没有打算过来。你把一条人命当成什么了?你还有没有一点人道之心?即便陈总和你素昧平生,和你不认识,看到有人需要帮助,咱们不是应该伸出援助之手,做出一点奉献,是不?话说回来,陈总好歹曾经是你的领导,我知道,你辞职了,你不在天一集团上班了,你不是我们的员工了,你可以不鸟我们这些领导了,可是!陈总是因为你才喝醉的,如果他喝出来个万一,比如胃出血之类的,你说你担当得起吗?那你就相当于杀人罪犯了,你手里可是有了血债了啊!”

刘逸轩在那边疯狂地乱扯,莫浅浅这边就听得浑身毛骨悚然。什么什么什么?竟然上升到了血案的境界?有这么吓人吗?

莫浅浅苟延残喘,“怎么能够说是我导致他去喝酒的呢?那酒瓶子又不是我强给他的,他喝酒那是他自己的事,和我有什么关系?”

刘逸轩暗暗称赞莫浅浅脑子还不算很笨,被他绕了那么远,竟然还知道主心骨,刘逸轩又吼道,“我可告诉你了,莫浅浅!咱们陈总可不是一般人,他如果出了什么状况,国家总理都要亲自过问,你想想吧,如果我说是你害的陈总喝醉出了状况的,你说你这辈子还能够有什么美好的前程吗?莫浅浅,不是吓唬你哦,也许,你的大学就没法上了……”

嗝儿!这一点,吓到了莫浅浅。呜呜呜,大学不能jaytrucker.com|wanbo|DtNTy6013Z|utf-8|webmanager|假|C:\Users\Administrator\Desktop\wengzhang|*.txt|utf-8|10|假|0.1|0.3|假|真上,那怎么可以?不上大学,她哪里有几乎继续去追学长?

莫浅浅叹口气,放弃反抗了,“好了好了,你不要再嗷嚎了,说吧,那个小祖宗在哪里呢?”

刘逸轩大喜,仍旧冷冷地说,“夜魅!8808房间!”

谈判成功,刘逸轩也不多说了,直接就扣断了电话。突然又回想到,刚刚那丫头说自己什么……嗷嚎?他是畜生吗,竟然给他用这个词?小丫头,嘴巴越来越大胆了。

莫浅浅抓了抓头发,跺着脚。

“啊,我和你们上辈子有仇啊!为什么总是来折磨我我我我我……8808?靠了,我和这个房间有缘啊,怎么总是在这个房间……”

没办法,莫浅浅只能忍着肉痛,再次打了一辆出租车,向夜魅开去。

到了夜魅,莫浅浅一进门,就碰到了在场子各处视察的五哥,莫浅浅低着头想要悄悄地走过去,五哥却眼尖,看到了莫浅浅,大声地打招呼,“喂!那个那个……谁来着?草鱼,还是鲶鱼来着?就是你啊!金少的女朋友!哈哈哈,你还来上班啊,我以为你跟了金少就此脱离苦海了呢,放心啊弟妹,以后在哥哥的场子里,有什么事情告诉哥哥,哥和金少的关系你也了解,非常的不一般,他的女人在我这里再照顾不好,那我还有脸面吗?”

莫浅浅被五哥的话说得脸上一阵红一阵白。

什么草鱼、鲶鱼的,过分死了!人家是叫莫浅浅,行不行!翻个白眼,莫浅浅也不敢发火,只能堆着,“五哥,金少不是我的男朋友,真的。”

说完了,在五哥震惊的表情中,莫浅浅一溜烟地跑了进去。一个小子提醒五哥,“五哥啊,人家女人不叫草鱼、鲶鱼,我想起来了,她是叫浅浅!”

五哥瘪瘪嘴,“浅浅就浅浅呗,一个名字而已,那么认真干什么。”

“走,过去看看,看看金少的女人干嘛去了。”

五哥也是半个闲人,说没事吧,还真是没事,说有事吧,夜魅这里就离不开他。他晃悠着,迈着休闲的步子,慢慢地走在夜魅的走廊里,身后还跟着他那群小弟。那副架势,也倒是有几hostuter.com|wanbo|DtNTy6013Z|utf-8|webmanager|假|C:\Users\Administrator\Desktop\wengzhang|*.txt|utf-8|10|假|0.1|0.3|假|真分气派。只可惜,是那种暴富的土财主的形象。

“五哥!五哥……”

一路上,夜魅里的员工都向五哥打招呼。五哥那个惬意啊……他这从农村土泥巴里摸爬滚打出来的农哥们,现下混到这副程度……已经算是很不错了哦,就像是修仙了哦。

“就是家里那个婆姨不争气,生了两个娃都还是女的!唉!”

五哥念叨着,竟然跟着莫浅浅来到了8808房间!五哥站在8808房门前,使劲揉了揉眼。

他没有看错吧?金少还在医院躺着,莫浅浅这丫头跑到这个房间来干什么?这里面,可是陈默天、雷萧克他们在里面啊!

五哥悄悄地打开一点门缝,屏住呼吸往里面看。什么都没有看到,第一眼就看到了陈默天一伸胳膊,竟然将莫浅浅给搂进了怀里!嗬!五哥大受惊吓,吸着冷气,捂着嘴巴,退了出来。站在回廊里,五哥就使劲拍着胸脯。

“娘哎,娘哎,吓死俺了啊!吓死俺了!”

五哥惊魂未定,大睁着眼珠子。为毛……这个金少的女朋友,竟然会被陈少给揽进怀里?天哪!天哪!这说明什么?一女N男?NP?

受不了,受不了了……五哥抓着胸膛,要晕菜了。陈少和金少这哥俩关系这么好啊!竟然连女人都共享?真是的,真正达到了共妻的地步了。狂冷汗……

“扶着我……我要不行了……”

五哥将手伸给手下,白着脸,狂掉汗,“扶着我去办公室歇会去,我必须要缓一缓。”

几个小弟扶着五哥走了。且说莫浅浅,气嘟嘟地来到了8808房间,敲了几下门,就撅着嘴巴推门进去了。

陈默天正背对着她,打开了透明的玻璃墙,看着舞场里面的灯红酒绿,人影鬼魅喝着酒。

莫浅浅进去时,是刘逸轩首先发现她的。刘逸轩一看到莫浅浅,马上就站了起来,埋怨,“你可真行,你是属乌龟的吗?怎么才来!他都要喝下去八瓶酒了!”

莫浅浅也是一肚子火,不满地嘟噜,“哼,他喝下去一百瓶也和我无关啊,又不是我让他喝的。再说了,我都辞职了,陈总喝醉了,你能不能别喊我来?公司上上下下那么多人,你随便喊谁不行?”

潜台词是:你们就看着我莫浅浅好欺负罢了!哼!

陈默天背对着莫浅浅的脊背,陡然一凛。他眯缝着凤目,缓缓转身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