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足迹:首页 > 万博电竞登录 >第381章 胃出血

第381章 胃出血

莫浅浅也觉得自己说的太过严厉了,可是一想到陈默天背着她,和王芬芬订婚的事情,她就觉得,自己非常像是舞台剧里面的小丑。

“你如果爱我,为什么背着我和王芬芬订婚?”

“那仅仅是订婚,又不是结婚!”

“可是订婚也是一种向世人宣告的形式!而且的而且,你和她是在我去冰岛的时候偷偷地订婚的!你故意瞒着我的吧?你瞒着我和她订婚,不就是想让我继续傻傻地守在你身边,成为你的小玩物吗?是,我知道我很傻,我竟然相信你这种有钱公子哥的话,认为你真的会爱我。我知道我配不上你,你家有背景,你有钱有势,你又很帅,你是云端的人物,我只是个小泥巴妮,我和你分明就是不同阶级的不同世界的人。我不恨你别的,我就恨你,为什么瞒着我订婚,还要跑来跟我说爱我!穷人家的女孩子,就该被你们有钱的男人当做游戏来戏耍吗?”

陈默天被莫浅浅气得浑身轻颤,他手指指着莫浅浅,半天说不出话来。

也许,他在商界,在对手面前,他都是口若悬河,思维敏捷,才思泉涌的。

而现在,在他深深在意的女人跟前,他竟然被她噎得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。

那是一种无法言说的……心痛。

半晌,在莫浅浅的瞪视中,陈默天那才冷冷一笑,“小玩物?就你吗?你认为你够做我小玩物的资格吗?我陈默天的小玩物,能够是一般人吗?你太看低我了!”

其实……他不想说这些的。

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这一刻,被莫浅浅气得他,不知所云了。

说出来的话,怎么伤害对方怎么来。

莫浅浅的小脸猛然一紧,一丝受伤在她孩子气的脸上升起,她脸蛋上的粉红顿时消散,被一层苍白替代。

看到莫浅浅这份狠狠受伤的样子,陈默天马上就心软了,马上就后悔了。

他向前两步,一把抓住莫浅浅的手,想将她搂进怀里,“对不起,我不该那样说……浅浅,其实我是想说……”

“够了!你什么都不要说了!”莫浅浅一下子狠狠打开陈默天的手,踉跄着身子,向后退了一步,眼睛里已经浮上来了泪花。

没错,刚刚陈默天的话,深深打击了她。

就仿佛,被陈默天扒光了身子,又狠狠唾弃了她的身材一样难堪和心碎。

“陈默天,你什么都不要说了。谢谢你……谢谢你让我知道了这些,其实我刚刚还是很不舍你的,我tmd被你男色所迷,我竟然还对你心存不舍。现在不会了……你终于让我知道了,我在你心里是个什么东西。原来,我连你临时的小玩物都不如!”

“不是……你听我说,你不要断章取义……我的意思是……”

“你的意思是什么,我现在根本不想知道!我只知道我自己的意思,我要远离你!再也不要见到你!”

莫浅浅最后几句话,完全就是嘶吼了。

狠狠地掉着眼泪,却仍旧固执地瞪大眼睛,满脸的伤痛。

陈默天真想狠狠扇自己几巴掌!

怎么就跟这个单细胞的丫头冲动地说出来那么多违心的话?

“陈默天,以后我们俩即便见了面,也就当做不认识!我再也不会搭理你了!你已经将我的尊严,踩在脚下,然后又狠狠地碾成了粉末!我恨死你了!”

莫浅浅伤心地叫嚷着,转身就向外跑去。

“浅浅!莫浅浅!”

陈默天追出别墅,看着莫浅浅那仓皇而逃的身影。

跑起步来,她的动作都那么滑稽可笑。像个笨歪歪的小娃娃……

陈默天的心,痛得不能说话。

紧紧眯着眼睛,皱着眉头,拳头攥紧了。

“少爷!这是怎么了?怎么短短一瞬间就变成了这样?”

康仔跑过来,惊诧地看着跑远的莫浅浅。

陈默天深深地叹口气,满脸的烦躁,摇摇头,无力地说:

“你开车送送她吧……这是郊外,她想跑到有出租车的地方,都要跑好久。别累着她了。”

“啊?怎么回事啊?怎么刚刚好了就开始吵架啊?少爷,你们俩到底是……”

“别废话了!我让你送她,你就去送她!”

陈默天暴躁地说完,不等康仔反应过来,他就率先急急地走进了别墅。

康仔呆了一会儿,那才赶紧开了车,呼哧一下冲出去,去追赶莫浅浅。

陈默天进了客厅,气咻咻地在房间里来回地踱步。

已经有佣人各司其职,在擦桌子拖地了。

“怎么弄成这样子!气死我了!”

陈默天突然爆发了脾气,随意摔打着东西,将那些名贵的古董,装饰品全都当 万博体育是一个专门为体育爱好者提供体育赛事资讯的软件,聚合了各大体育门户的经典赛事资讯,在内容上也更加的丰富,参与万博体育足球的时候能够得到万博体育足球所独有的体验。做垃圾砸在了地上。

吓得所有佣人都心惊肉跳的。

康仔开出去没有二百米,就看到了厥厥走路的莫浅浅。

滴滴!

他摁了几声喇叭。

莫浅浅恶狠狠地转脸,“烦死了!滚开啊!”

康仔瞪眼,“说谁滚呢?想死了?”

莫浅浅那才注意到,来的人,不是陈默天,而是人家康仔。

唉,自己真是的,对陈默天有气,也不能逮住谁都乱骂啊。

“哦,是你啊,对不起啊,刚刚不想骂你来着。”

“上车,我送你走。”

康仔扳着老爷脸,打开了车门。

康仔明显的在生莫浅浅的气。

莫浅浅暗暗瞥了身边开车的这位爷,那拉长的脸,一看就是堵着气。

毕竟,康仔是陈坏熊的手下啊,人家当然向着他的主子。呵呵。

“谢谢你送我。”

莫浅浅看着前方,淡淡地说。

“不是我想去送你的,是我们少爷非让我送你。虽然,他已经气得要胃出血了。”

咯噔!

莫浅浅的心猛一颤,眼皮也禁不住抖了下。

脸色,瞬间就白了白。

陈坏熊……会胃出血吗?

他那么强壮的一个男人,记得见他有一次攻击人,那简直就是机器人暴打人类的状态,凶悍、强壮,让人视为天人。

这么壮实的男人,竟然也会胃出血?

莫浅浅哪里知道,这只不过就是 万博体育是一个专门为体育爱好者提供体育赛事资讯的软件,聚合了各大体育门户的经典赛事资讯,在内容上也更加的丰富,参与万博体育足球的时候能够得到万博体育足球所独有的体验。康仔随口形容的一个比喻罢了。

而莫浅浅早就习惯了,去在乎那个美男人,去关心那个美男人。

“唉……”

莫浅浅低头叹息。

她又开始偷偷咒骂自己没出息了。

人家胃出血关你什么事呢?人家是有老婆的人,人家胃出血就该人家的老婆王芬芬去料理嘛。

莫浅浅一想到陈坏熊和王芬芬偷偷订婚的事,她又觉得心底酸溜溜的。

如果不爱他,就不会这么在乎他的心在什么地方。

就如同一开始,她误以为荒唐地将第一次给了他一样,那时候即便是黄花大闺女丢了宝贵的***,她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了不起的。

因为,她没有沦陷进爱!

现在就不同了……

她不小心将心托付了出去,她就开始很认真地计较着他的心在什么地方,有没有将他的心给了她。

康仔冷冷地瞥了一眼莫浅浅,禁不住开始说教:

“我真不想管你们俩,毕竟,少爷的事情,我也管不着。

可是莫浅浅,你现在这样闹,算是什么呢?我就没有见过任何一个女人,可以如此伤害我们少爷的!你太没有良心了啊!你知道在你危险的时候,在你失踪的时候,我们少爷是如何去寻找你,救你的吗?”

“好了!别说了!我不想听!”

莫浅浅急急打断了康仔的话。

康仔急了,眼睛都是红的,“你不想听,你有什么权力不听?你连你怎么活过来的你都不知道,你有什么资格对着我家少爷又吼又叫的?他为了救你,差点搭上他的命!”

莫浅浅终于又哭了,“他对我再好,也不会给我一点点名分!我觉得我只不过就是他养惯了的那只宠物狗,他即便再喜欢我,我也只不过就是他养的畜生!他和王芬芬订婚了!我算什么!你说我算什么!”

额……康仔僵住了。

他也没法回答莫浅浅,她在少爷这里算什么。

“少爷并不爱她……”

“不爱她,却给了她女人最高的尊重!”

“指不定明天就不是这种婚约状态了呢?”

“那是明天的事!现在我还是个最最可笑的情妇身份!”

莫浅浅说到这里,凄然一笑,“或者,我连情妇都不配。”

康仔发现,男人和女人,确实是无法畅通交流的。

女人的思维都是什么做的啊,那么不可理喻!

男人都把心挖出来给你了,都把命给你了,你还认为人家不爱你。

难道订婚了,一张结婚证就是爱了?

“送你去哪里?”

康仔不再想和莫浅浅这个地瓜继续讨论爱不爱的问题了。

“我要回家。”

莫浅浅弱弱地说。

康仔叹息一声,加快速度,将莫浅浅送回了她家的那条弄堂。

莫浅浅刚下车,连谢谢都不曾来得及说,就听到康仔冷冰冰的话:“你确定好。你如果确定和我家少爷断了关系,那你就来个坚决的,你别吊着我们少爷耍着玩,再玩,我们少爷就真的没命了。”

“你……”莫浅浅目瞪口呆,看着汽车急速离开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
相关推荐